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请一天假,今天到家太晚了

作者:我会修空调字数:3791更新时间:2024-05-16 02:23:18
  “外卖?可是我没有点外卖啊?”沈洛看向客厅门,他忽然又意识到了一件事。
  刚才他因为害怕屋子里有鬼,进屋的时候并没有锁上客厅门,也就是说现在客厅门其实是虚掩着的,外面的人可以轻易将门推开。
  想到这点后,沈洛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,他随手抄起椅子,紧盯着正在缓缓被推开的房门。
  门板一点点向内推动,可是外面并没有看到外卖员,刚才那个声音就好像也是他自己的幻觉一样。
  拖着椅子,沈洛小心翼翼走到门口,他低头看去,自家门前多了一个沉甸甸的外卖箱。
  “还真有人来过?这东西是给我的吗?”
  带着一丝不安和好奇,沈洛掀开了外卖箱的盖子,一只只蝴蝶和飞蛾从中飞出,那箱子里面还有一些虫茧、幼虫和看不出什么动物的肉!
  “什么玩意?!”
  沈洛是既害怕,又愤怒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盯上,周围好像有一张无形的大网,正把他牢牢困在其中。
  “有人一直在盯着我,那些变态在偷窥我的生活!”
  爬出游戏仓后,沈洛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在看到外卖箱后,他彻底爆发了。
  “给我玩这些恶作剧是吧?”
  他转身进入厨房,拿来点火器和一些易燃物,直接把燃烧的火团扔进了外卖箱:“烧死你们!这群恶心的虫子……”
  话音未落,楼道里的消防装置就检测到了明火,大量水柱对准沈洛和外卖箱喷射而来。
  “啊!fuck!”
  浑身湿透的沈洛气的跳脚,听到动静的邻居们又打开门查看,但这次谁也没有出来帮忙,大家看沈洛的目光都带着一丝丝同情和警惕。
  “我真不是疯子,我脑子没问题,你们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!”沈洛也知道自己的辩解很是苍白,他很是无奈的回屋搬出扫地机器人,开始打扫走廊里的水渍:“这些垃圾我会处理掉的。”
  他强忍不适,搬起外卖箱朝电梯走去。
  在挪动的过程中,沈洛发现外卖箱最底部还有一个夹层。
  普通人想要发现这个夹层,必须要把箱子里那些虫茧和虫子拨开才行,沈洛则是因为消防装置喷出的水柱,无意间看到了夹层。
  “我要是看了里面的内容,岂不是坐实了自己也是个变态?”嘴上这么说,但沈洛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视线,他朝着夹层看去,发现那里面是一张带着头发的皮。
  没错,那是一整张头皮,因为放置时间过长,已经有些腐烂发臭了。
  “杀人犯?我就是玩个游戏而已?不至于被杀人犯盯上吧?这完美人生是什么死亡游戏啊!”
  沈洛疯狂按动电梯按键,他准备第一时间去报警。
  进入电梯,当金属电梯门缓缓关闭的时候,沈洛突然产生了一种窒息感,好像氧气都被电梯门关在了外面一样。
  心脏咚咚狂跳,沈洛看着电梯显示屏上不断变化的数字,他大脑中再次出现蝴蝶扇动翅膀的异样感觉。
  单手托着外卖箱,沈洛狠狠捶击自己的脑袋,头颅中蝴蝶飞舞的声音越来越大就算了,外卖箱里也出现了异常!
  箱盖被一股力量推开,沈洛朝着外卖箱看去,在无数蝴蝶当中,有一张人脸正盯着他。
  “欢迎您回来……”
  那张沾满了蝴蝶的人脸缓缓从箱子里升起,它距离沈洛越来越近,似乎是想要贴在沈洛的脸上,钻进沈洛的身体!
  “你认错人了吧?!”
  沈洛直接被吓傻了,他把外卖箱摔在地上,身体蜷缩在电梯一角。
  密闭的空间无处可以躲藏,那张从外卖箱里爬出的脸还在一点点接近他。
  “恭喜您从噩梦中醒来,完成又一次复生。”
  “你认错了!你们真的搞错了!”
  “记忆还未恢复吗?确实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一点。可惜了,很多超级罪犯都在等待这一刻,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!”那张脸停止靠近沈洛,不再和沈洛贴贴,许久之后,那张脸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玩具,突然笑了起来。
  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开始疯狂变化,电梯轿厢上流出黑色的血污,一只只血红色的蝴蝶从墙角飞出,沈洛好像掉进了一个蝴蝶的巢穴当中。
  “你要干什么?我警告你,别乱来啊!我、我很倒霉的!死了变成鬼,缠你一辈子!”
  沈洛语无伦次的大喊,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失重感,一脚踩空,紧接着周围的蝴蝶又全部不见了。
  外卖箱不知何时掉落在地,里面的虫子全部死亡,覆盖在那张头皮之上。
  电梯门缓缓打开,一个端着鸡汤的老太太站在电梯门口,她看着蜷缩在电梯里的沈洛,好心想要帮忙,可紧接着她又看到了地上满是虫子尸体的外卖箱。
  “不好意思,我忘记带东西了。”老太太扭头就走了,只剩下沈洛一个人在电梯里。
  “幻觉好像越来越严重了。”沈洛不敢再乘坐电梯,他拖着外卖箱跑进楼道,离开了自己居住的地方。
  走在大街上,沈洛看着干净整洁的街道,他内心涌现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很孤独,很绝望,也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  “要不还是报警吧。”沈洛拿出自己的手机,却又看见了医生发来的邮件,犹豫片刻后,他决定先去找医生看看。
  脑子时而清醒,时而混乱,沈洛在出租车上不断说着胡话,把司机也吓的够呛,全程直播录像。
  等到了地方之后,司机一刻不停,甚至都不等沈洛站稳,就直接开车跑路了。
  “他是怕我死在他车上吗?”捂着额头,沈洛走向一栋有些年头的建筑:“邮件上说的地址是这里,可我怎么感觉这整栋楼里一个人都没有?阴森森的,好冷清。”
  走上台阶,沈洛试着推了推面前的房门。
  老旧的门板应声而开,根本没有上锁。
  “有人在吗?”
  沈洛心里也没谱,他探头朝门内看去,这栋建筑是老式居民楼,不过里面的住户早已搬走,房东就把整栋楼出租了出去。
  一楼是个烧烤摊和小卖铺,二楼是补习班和舞蹈室,三楼是诊所,四楼往上的房间似乎都没有租出去。
  “新沪北郊这么偏远的地方还有人住吗?”
  沈洛在自己家里不断产生幻觉,到了这真正危险的地方,他脑海里的蝴蝶反而不闹腾了。
  “白医生?”
  破旧的楼层中贴满了宣传单,起初沈洛以为只是简单的宣传广告,但他仔细观察后发现很不对劲。
  那些宣传单反科学、反人性,十分偏激,他们觉得现代人正在加速自我毁灭,永生只是一个欺骗众生的幌子,人们可能在实现永生的过程中就已经灭绝了。
  他们痛恨所有和永生有关的技术,包括《完美人生》游戏和意识传输工具在内,他们号召所有在科技浪潮下失去工作和生活的人们起来反抗。
  那宣传单上每句话都相当危险,如果是在智慧城区当中,张贴这种宣传单的人肯定会被智脑抓起来。
  “是我来错地方了?还是说新沪北郊流行的是这种风格?”沈洛萌生了退意,他是来看病的,不是来给自己找麻烦的。
  向后退去,沈洛刚转过身,楼下突然响起了脚步声,他还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做,一对中年夫妇就出现在了楼道当中。
  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韩非那样敏锐的观察力和行动能力,脑子有些混沌的沈洛依旧停留在原地,直到那两人走到了他的身前。
  “你也是来听课的吗?”那对中年夫妇看起来老实巴交的,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憨厚和善良。
  “我是来看病的。”沈洛小声回道。
  “可今天是周日啊,白医生从不在周日看病的。”那对夫妇突然变得十分热心,一左一右站在了沈洛两边,聊着天,陪着沈洛继续往楼上走。
  “要不还是算了吧,我家里煤气没关,我得回去一趟。”在那对夫妇靠近后,沈洛在他们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。
  他们衣服身体都干干净净,但那股臭味就好像是浸透在了他们的发丝里、汗毛中,无论清洗多少遍,都没办法彻底洗掉。
  “你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,正好上去看看吧。”中年女人挽住了沈洛的胳膊,不让他走。
  “你们怎么知道我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?”沈洛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,他几乎是被强行带到了二楼。
  补习班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,沈洛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那对夫妇带进了房间当中。
  屋内只有讲台上放了一盏灯,和沈洛在网上见过面的白医生正站在讲台上,他十分耐心的和教室里的成年人讲述心理变态的几个过程。
  这补习班里学习氛围很好,导师认真讲课,学员们专心听讲,直到沈洛进入其中。
  “沈洛?你来的真是时候,我正在和大家探讨一些问题,你要不要一起听听?”白医生看起来也就刚成年,但沈洛绝对不相信,眼前这个能徒手画出大脑解剖简图的人只有十八岁。
  “额……”
  沈洛稍微犹豫了一下,补习班内的其他人全部看向了他,大家的目光根本不像是在盯着一个活人,更像是在看一块新鲜的肉。
  “好吧。”
  拉开椅子,沈洛坐在了班级最后一排。
  白医生十分友善的朝他笑了笑,然后就又继续讲了起来:“大家知道一星期为什么会有七天吗?”
  “古人通过对月亮圆缺的观察,发现由半圆月至满月需要七天的时间;由圆月至半圆月也需要七天的时间;由半圆月至月消失,由月消失至半圆月,仍然需要七天的时间,七天正好是一个轮回。”坐在门口的一个女人回答道,她戴着眼镜,涂着很鲜艳的口红。
  “那你们知道为什么周日会放假吗?”敲了敲黑板,白医生的目光移动到了沈洛的身上。
  “在巴比伦历法中,每月第7天、14天、21天、28天为‘凶日’。在这一天会发生非常不好的事情,所以每星期的最后一天就会放假,让大家呆在家里,不要乱出门。”门口的女人说完后,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她也扭头看向了沈洛:“真巧,今天就是星期日。”
  在女人说完之后,屋内所有学员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沈洛身上,他们脸上逐渐露出了和之前不一样的表情。
  “一周是一个轮回,星期日代表终结和新的开始……”
  ……
  零号乐园里,韩非站在星期一房门前面,不管他怎么敲门,鬼管理都不出来。
  他试着去开门,但是却无法打开星期一的房门,无奈之下,他只好尝试其他房门,看能不能迂回过去把鬼管理带出来。
  一扇接着一扇,当韩非用力去推星期日的房门时,门板终于被打开了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